一叶之秋苏沐秋

表面团结的教廷实则腐朽不堪,收拾好行装我们终将一战

“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李白哥哥我爱你(*/∇\*)

“天子笑分你一半,当没看见好不好?”

【亮玄】我寄人间

扎心了,转到主页以后天天催泪

我有良人在长安:


诸葛亮见着刘备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吓着丞相了?也是,备这般模样,照着镜子自个都要认不出来了。


刘备看起来倒是习以为常,乐呵呵的招手示意愣在原地的诸葛亮过来,在榻边坐下。


他没自称朕。


诸葛亮跟截木头一样怔怔的过去了,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刘备看,像是准备看出朵花来。


哎,看什么呢,老成这样了,又不好看。


刘备伸手在诸葛亮眼前晃了晃,刻意躲着诸葛亮的目光,以轻松的语气调侃道。


他伸出去的手被诸葛亮一把握着,诸葛亮依旧死死盯着他,面上肌肉崩的死紧面无表情,剧烈起伏的胸膛彰显着他在压抑内心激烈的情感,如果不是攥着他腕子的手只是虚虚的扣着没用上一丝力,刘备几乎以为诸葛亮这架势是想把他的手腕生生捏断。


他到底还是这样,再气,再恼,宁愿自己憋着也不肯伤他一毫。


刘备这么想着竟然莫名的带点苦楚的甜蜜,他任由诸葛亮攥着,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拍了拍榻,温声道。


先生,坐下来陪我说会话吧。


听着先生二字,诸葛亮浑身一震。半晌,他松开了刘备,动作极慢极缓的,在刘备身边坐下。


是,主公。


刘备闻言眼底笑意更深,身子往后一仰靠于软垫上,眼眸半阖,看着很是惬意。


我还以为先生你不会来了呢,当初被二弟一去冲昏了头脑,执意伐吴,你怎么劝都不听,怕是恼了我了。


陛……主公说笑了,亮怎敢生您的气。


成了先生,别给自己洗白了,你什么性子旁人不知道,备还不清楚吗。当时啊,你指不定在心里把备给骂了千八百遍的昏君。


主公,别闹。诸葛亮已然带了几分无奈。


你看你,总是这么严肃,过去连声小亮亮都喊不得,你来说说,这称呼不好听吗?刘备撇着嘴不以为意,带了几分无理取闹的孩子气。


他权当是哄孩子,一迭声应着。好听,好听,您乐意唤就唤罢。


那,小亮亮?


我在。


小亮亮。


嗯。


小亮亮,小亮亮。


亮在呢。


……小亮亮啊,我累了。


您要是倦了就歇会罢,亮就在这陪着您,等您醒来。诸葛亮轻手轻脚的梳理着刘备有些杂乱的发丝,柔声道。


可我还想和你再说会话。


以后总会有机会的。


不,就要现在。刘备出乎意料的固执。


好,那您要同亮说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些先生你都应该知道的。阿斗那小子几斤几两你我都清楚的很,先生你看着办,还有希望呢,小亮亮你就辛苦一点辅佐下,没有的话,先生你干脆利落踢了他自个来当这成都之主,绝对能倒腾的风生水起。


主公,您又胡闹了。这大逆不道的话偏偏是从皇帝口中说出,诸葛亮听着只觉得哭笑不得,无奈轻斥道。


刘备偏偏脑袋看着他,笑得促狭。


备说的不对吗?


诸葛亮无可奈何轻叹口气,不予置否。


刘备倒也不觉得尴尬,抓着他问东问西,从二人第一次见面时开始说,连连爆着几件诸葛亮的糗事,精神头足的很。


头次好不容易见着先生你的时候啊,觉得你真是个极傲的,我连去三次才碰上,冷冰冰的跟块冰似的,跟你说话的时候我心里都直打怵,生怕被冻上。后来接触的久了,发觉先生你这人可不跟表面上一样,什么温文尔雅清风道骨的,阴起来比谁都毒……


主公您这是在损我呢?诸葛亮安安静静听了半天终于听不下去了,不满的打断了刘备的话。


哪有,哪有。刘备讪讪笑着推了锅,沉默了会忽然就敛了神情,看起来极为疲倦的阖上眼,开口道。


先生啊。


嗯?


我真的累了。


那您便睡会。


……也好。


寂静了半晌,刘备又出声道。


先生。


您还有什么事?


明天应该是个晴天吧。


……会的。


那便好。


……


主公?


……


主公您看,天晴了。


主公?


——————
你们国庆节怎么假都那么长,我连展子估计都去不了,太委屈了。
气到报社。

【吕云】疯(一个算不上后续的后续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不行了谁来救救我,吞刀子吞的心脏疼

督瑞米法艘:

其实上次那辆破车已经算是开完了 看到一些评论也闲着没什么事 就补了个小后续。
云哥这个性子要是真发生那事 就算原谅吕布了我觉得他俩也不会he了 所以就当个小番外看了吧。手动笔芯❤️
有点难把握 ooc属于我(再次顶锅盖跑




嘶...
身上传来的疼痛和下体的不适,让赵云的意识慢慢回转。
他感觉自己身下舒软,像是躺在床上,可是双手显然被束缚,无法施展。
他吃力的睁开眼睛,看清了周围的景象。
这是间较为宽敞的睡房,桌物摆放很随意,没什么装饰物,而自己正是躺在一张素色简朴的床上,双手被铐在床头,身上穿着不属于自己的单衣。
这时“吱呀”一声,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人显然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向赵云走去。
“你醒了。”
声音淡淡,没什么起伏。
赵云抬头,便看见穿着便装的吕布。他的面色平淡,已没了那时宛如疯魔般的狰狞,只是眉头仍是皱着,显得些许戾气不近人情。
吕布将手中端着的饭菜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站在那默了片刻。
“小...貂蝉我已经叫人送回去了,昨日...”
吕布皱了皱眉,像是自生自气般截住了话头。他走向赵云,伸手摸向铐住赵云的铁链。
赵云条件反射般的向后缩了一下。
吕布顿住,他看了眼赵云有些苍白的面色,又快速移开视线。
“别动...我把锁打开。”吕布有些笨拙的又接了一句,“我不铐你。”
双手没了束缚,赵云有些艰难的撑起半身,他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却呛出一阵猛烈的咳嗽。
本就受了伤,再加上吕布毫不留情的折磨,即使身体素质再好也着实吃不消。也不可能指望吕布能好心为他处理身上的伤口,能给他件衣服穿也算仁至义尽了。
“桌上有水,自己拿。”
吕布在旁听了半晌,硬邦邦的说了一句。
赵云抿了抿唇,不置可否。
他勉强平了咳嗽,缓住了声息,声音沙哑道,“吕将军为何不杀了赵某,可是还没发泄够?”
吕布想起了昨日的荒唐,置于身侧的手攥了攥,“我......”
赵云眼底闪过一丝晦暗。
“我赵云自诩不算什么烈士豪杰,参军打仗也不过是贪图世事和平,自知因果轮回,可也不惧生死。可你偏用如此卑劣手段折辱于我,遂了你愿,如今为何还不杀了我?”
沙哑的声音渐渐拔高,赵云抬眸注视吕布,眸中掺着怒意。
“吕奉先,可是还不够!?”
“住口!”吕布怒气横生,一手攥住赵云的衣领将他狠狠按倒在床上。
“赵子龙!你别以为我不敢再...”声音忽然滞住。
被按在床上的赵云一脸平淡,宛如一潭死水,刚刚的怒意仿佛吕布的错觉般,在脸上找不出一丝痕迹。
赵云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吕布,毫无反应,像是自暴自弃般的无动于衷。
吕布一下泄了怒气。
这样的赵云让他莫名的心纠。
这种场面吕布实在应付不来,他知道自己不会说话,人情世故那点智商基本都让给了武力。他也觉得自己或许是错了,那时被恨意和愤怒冲昏了头脑,或许还有些别的晦涩的心理,对赵子龙用了最不该用的方式报复。
可是让他认错,也绝不可能。他们差点害自己丧命,一样是事实。
但是为什么这么烦躁。


“你现在回不去,外面在打仗。”吕布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你主公弃了城池,如今不知在哪。”
“过几日我可能也要领军参战。”
赵云看着他,神色有些复杂。
吕布松开赵云的衣领,起身在一旁的柜子中翻出一瓶药膏。
还疼么?
吕布想问。但终是咽了下去。
“给。”
我不该那样折辱你。
吕布想说。可话到了嘴边还是换了。
“我们两不相欠了。”

【完】








【吕云】将军令

呜啊骗子QAQ

督瑞米法艘:



*短 意识流

*啊?当然甜的





赵云在混沌的意识里沉沉浮浮。

他看见大片旷地荒草横生,兀鹫鸣啸。似曾相识的红锦战袍,三叉紫金冠,高大的身躯宛如城墙般堵在他身前。

那个人浑身浴血,战甲上还沾着碎尸血肉。一丈多长的方天画戟毫不留情的拦在他身前,冷硬眉眼不带情绪的瞥向他。

“站住。”他说。

“再向前一步,本侯兵法处置。”


男人背后是兵器交接烽火连天的厮杀声,战士孤注一掷的怒吼和濒死绝望的惨叫混成一片,赵云几乎能听见兵刃刺透肉身那一瞬的声响。

他们的战旗被敌军的箭矢射中,燃着火呼啸着狠狠砸倒在地。

不远处是接踵而至的大批敌军,铁骑声震耳欲聋,密密麻麻像是要把他们仅剩的人马淹没。

赵云的心口被生生攥紧,心底涌着强烈的不安。


不......让我留下......


声音仿佛哽在喉咙,半句道不出。


他看着男人眉眼间是冰冷桀骜的戾气,两道浓眉如折刀般粗粝,语气里带着不容抗拒的强硬。

“你回都城通报,领援兵。这是命令。”

男人伸手搭在他的肩胛,紧紧握了一下。


“赵将军,本侯在这等你。”


说罢,男人转过身,漠然踏进了身后嘶吼扭曲的黑暗。





......赵某此生最恨毁约之人。







他又做梦了。







“赵云!”

吕布威风凛凛骑着赤兔马朝他奔来,面容硬朗,眉目间豪气冲天。一扬手便朝他扔来一柄银枪。

“过来跟侯爷比试一场!”


赵云朗声应好,嘴角不自觉带上笑意。像是平日般伸手稳稳去接龙胆枪。






只是这回他什么也没接住。







大纲没写完~
如图所示~
略略略_(:з」∠)_

今天停更一天qwq
还没写大纲所以。。
下周一更
笔芯♥

【邦备】老子不吃狗粮快滚

♥♥

我有良人在长安:


“我跟你说哦,我家大宝备天下第一无敌好,谁说他不好老子和谁急。”刘邦同我说这话时,他单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比了个很夸张的手势,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他的眉梢眼角间满满的都是笑意,绛色的眸子里头似乎有浅淡的光在流转。
“那还是我们刚在一块的时候,现在都过了这么久了也忘了当初是因为什么吵了起来。他当时气的不行,自个憋着气沿着街边走。我瞅他气的狠了又拉不下脸去道歉,就跟在他后头走不吱声,一路走到了他家门口。我看着他迈步走上台阶心想完了他得气一整晚,结果他走了两阶就转过了身,居高临下冲我张开胳膊,带着眼角还没擦干的眼泪凶巴巴的对我说,还不快抱我一下?完了还闷我怀里嘟嘟囔囔的说我还生着气你不要和我说话不然我不会理你的。”
“我当时心软的一塌糊涂啊,就想这小崽子怎么能温柔成这样,恨不得跪下来跟人道歉。”
“唔……还有,有一次吵架,他哐啷一声摔门走了,我一时赌气没追上去,过了会冷静下来只想给自己两耳刮子。打他手机先是没人接,再打直接关机,打给他的那些朋友也都说不知道人在哪。我急得都快报警了,110都打了个开头,听到钥匙在门锁孔里转动着开门的声音。他拎着满满两袋子菜走了进来,冷着脸问我今晚想吃什么。”
“我除了抱着人说我错了,你说我还能干嘛啊。”
“最近应酬特别多,好不容易空出一晚上答应陪他看电影,都到了影厅门口了那头合作方打电话来邀我去饭局,我挂了电话忐忐忑忑的跟他讲了,想着人绝对得生气,哄的准备都做好了。结果他抱着爆米花桶沉默了半晌,说你去吧电影我自己看不能浪费了票钱,又特别小声的补了一句说你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
“我脑子轰的一声就炸了,掏出手机给合作方打了个电话,老子不去了,这合同爱签不签反正老子今天得陪自家小崽子看电影。”
“虽说黄了笔生意,但生意哪有我家大宝备重要?我赚那么多钱就是给他花着开心的,他要是不开心了,我要那些钱有屁用?”
“啧,怎么和你说了这么久。”刘邦看了眼手表站起身来,理理本来就很整齐的衣领冲我挥手道别:“不和你聊了,马上到时间了,我家小崽子还等着我呢可不能迟到。”
说完他又像憋不住般咧着嘴笑了起来,跟个有了心爱玩具的小孩一样恨不得向全天下人炫耀。
“今天我要和他去领证了。”他说。
碰巧我点的草莓冰沙到了,我挖了一小勺含着,被酸酸甜甜的冰凉口感激了一下,半眯着眼睛转头望向橱窗外。正看到刘邦匆匆忙忙跑向马路对面一个靠着电线杆像是在等人的蓝发青年。青年似乎等了有一段时间了,挺不满的抬手去戳刘邦的脸,刘邦抓了他的手笑得满脸宠溺,好声好气的哄着。初夏的阳光不急不躁,给这幅画面镀上了层柔和的光边,美好得我移不开眼。
真的是很好的一对呢,我想。
他们一定会一直幸福下去的,对吗?


#梗源空间

今天三更脑洞枯竭X
准备开个坑,具体内容是做梦梦到的
战神信×月老白
三界背景,战乱年代
具体背景参照《浮生物语Ⅴ•西冥幽海》裟椤双树
这儿一只绘饭